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解约?”

李总好半天没能回神, 直直盯着邵司看, 张张嘴, 以置信地重复道:“你要解约?——你算过违约金吗?你赔得起?!”

跟齐明盘算的不一样, 李总只是想警告警告、冷藏他一两个月给些教训。让他自觉把一身锐气收收好, 别红了就愈发开始拎不清, 凡事还是要以公司为重。

谁知道邵司一上来直接就是两个字:解约。

违约金赔付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普通艺人违约金一般在几百万到几千万不等,这是按照解约艺人剩下来未履行的合约年份乘上往年平均年利润得出的最终金额。

去年闹得挺大的一次解约纠纷,是公司里一个常年被排挤的三线小艺人。他平均一年给公司带来五六十万利润, 解约的时候离合约到期还剩三年,解约金加在一起就是两百万不到。

这对于一个本就不太出名的小艺人来说,算得上是大部分积蓄。

以邵司现在的片酬和身价, 他单方面想解约, 那这违约金就不只是几百万、几千万这点数额。

这场会议最后不欢而散,还闹得人尽皆知。

——只因为邵司往外走的时候, 李总面上绷不住, 猛地踹了一下桌子, 大喊道:“行, 解约, 我看你解不解地得起这约!”

门外正好有几个职工路过,听到这声音无不放慢脚步, 竖起耳朵刻意细听。

李光宗傍晚回到公司取资料,正好撞上他们打卡下班。由于人多, 电梯挤得很, 李光宗站在最里面,手里拿着高高一摞资料,几乎都要遮住他的脸。

他抽空频频看表,有点着急。

这些资料他得在晚上八点之前整理好,用电子邮件给上头发过去。

然而在周遭嘈杂的声音里,他敏锐地抓到了一个人的名字。

“邵司?”

“是啊,就是他,今天我都快吓死了……”

“我也听说了……简直就是修罗场,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说是要解约我觉得应该没可能吧,好端端的怎么可能解约。”

李光宗耳朵刚竖起来,就被连着两句“解约”给吓软了。

几位职员继续窃窃私语。

“真的是解约,有人听到李总发了好大的火——说什么有种你就走,我看离了这里你还能去哪儿待,然后邵司边往外走边戴口罩,理都没理他。”

“脑补了一下……居然觉得很帅?”

“帅归帅,可邵司解约……那违约金,天价吧。”

电梯已经降到一楼,指示灯暗下去,随着“叮”一声地提示音,电梯门缓缓打开。

大家终止这个话题,朝门外涌了出去,赶着回家吃饭。

可不呢。

李光宗看着他们的背影,在心里补了一句:整整二点五个亿。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淡定,可能是惊讶过度——也可能是潜意识认为这种事情会发生在邵司身上,实在太正常。

等他抱着那摞资料走到停车场,关上车门系安全带的时候,才将刚才电梯里听来的几番话在脑子里重新过了一遍,回味一番后,哆嗦着手给邵司打电话。

邵司正盘着腿坐在地毯上,算自己的银行卡、以及存折里头的钱。

他嘴里咬着笔帽,刘海用小皮筋扎了起来,免得遮眼睛。地上摊了一堆东西,连房产证都在里头。

邵司低垂着头,露出光滑的脖颈,手里拿着纸笔,写得有点烦躁:“两千万,六千万……”

以至于手机响的时候他连看都没看,将嘴里的笔帽吐出来,道:“喂,哪位。”

“爹!”

邵司:“……崽?”

“爹听说你要解约??”李光宗扭钥匙,打了几下都没打找火,干脆将钥匙拔了出来,又道,“在公司听到大家都在议论,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然而——

邵司俯身去查看另一张存折,顺便回答他:“是真的。”

李光宗:“……”我居然有一种‘果然如此’的感觉。

“不是,发生什么事了?”他其实是想说‘你疯了吗咋想不开要解约’,但是转眼又一想,邵司不管做什么事情,肯定都有他自己的理由,于是改口问,“那你钱够吗?不够的话你跟我说,我这里还有一点。”

邵司想解约这件事情,想了也不是一天两天。

李光宗当年刚接手他的时候,就听他每天边犯困边在那边喊着‘烦死了解约好了’,李光宗常打趣他说‘你拿得出钱你就解吧没人拦你’。

这种时候,邵司要么不说话,要么冲他勾勾手指头,跟玩儿似的回答说:“跟你说个秘密,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其实我是个富二代。”

李光宗也学他勾勾手指:“其实我爸是李刚。”

邵司往后一倒:“你这个梗好烂。”

李光宗:“你的才烂,睡你的觉去吧,也许梦里真能当个富二代。”

“……”

李光宗回忆起这些,还真有点感慨。感慨那段好清纯不做作的岁月。

“不用,我干什么要用你钱。”邵司算账算得有点乱,边俯身整理银行卡,边小声道,“我真是有病才会去办那么多张银行卡……这都是些什么银行,名字取得那么像,我往里头存了多少来着。”

“你真够?不用跟我客气,我愿意为爹两肋插刀。”

“插个屁,你醒醒吧,傻不傻。要实在不够我再把房子卖了就差不多了。”

“……”李光宗脑海里莫名浮现出一个无家可归的贫穷青年形象,半响,他哑然道,“不是吧,这么惨?”

然后他又搬起那个陈年老梗,随口道:“你不是富二代吗你……富二代哪有你这样的。”

邵司平常不怎么提他家里头的事,李光宗还怀疑过 ,这人是不是孤儿院出来的,从小没爹没娘。所以也一直没敢主动问。

直到有次邵司他妈给他打电话,不小心让他给听着了。

全程一直在那里讲些什么:“妈我吃过饭了,我血压挺好的,胆固醇指标也正常,没毛病,真的……心率非常稳定,C反应蛋白绝对没有超过超过3毫克/升。”

……

不知道邵爹有心脏病史的李光宗,有充分的理由相信邵司他妈绝对是医生。

邵司算完之后扔了笔,又道:“一点小事而已,不想麻烦他们。富二代也是有尊严的。”

李光宗感觉自己的价值观收到了猛烈的冲击:“二点五个亿,是一点小事?”

邵司伸长双腿,直接往后躺下去,整个人瘫睡在毛绒地毯上,挺无知地问:“……很多吗?”

李光宗直接挂了电话。

——不多吗?!

太气人了。

这傻逼孩子。

邵司对着屏幕上“通话结束”四个字眼看了一会儿,随手将手机往边上一放,然后阖上了眼。半响,他又张张嘴,轻不可闻地、对不知道在对谁说话:“钱虽然不多……也不会白白地给你们。”

他现在就是故意要让公司捞到这样一大笔违约金,数额越大越好,到时候引起的公众反响也会愈发剧烈。

隔了一会儿,他又百无聊赖地叫了声:[统统。]

系统蹿个头道:[……干啥。]

[你说,我要是因为拒接抄袭剧,支付天价违约金、和公司解约,这样闹出来的新闻是不是更大?]

邵司刚才盘着腿坐着,导致脚裸被压得有点难受,于是他支起腿,脚跟着地,又慢慢悠悠地继续说:[因为这个新闻的价值,等同于两点五个亿。]

……

次日。

邵司和华业娱乐正式解约。

各路媒体争相报道该事件,他们撰写的文稿中无一不提到这样一个关键词:解约费高达上亿。

所有人都好奇究竟发生了什么,因为邵司解约时并没有“下家”替他接盘,所以不存在被挖墙脚这一说法,是邵司单方面向公司提出解约要求。这样一来,其中弯弯曲曲的事情,就有点说不太清了。

华业娱乐和邵司双方,目前还没有人出来澄清。

媒体记者消息灵通,邵司只是签个合同的功夫,再出去,外边已经围满了人。

他们在邵司露面的一瞬间就开始疯狂拍照,闪光灯都能把人闪瞎,咔擦声此起彼伏,一个个话筒高举,那话筒几乎都要顶到邵司鼻子上去。

“能否向我们透露一下为什么要和华业解约?据我们所知,目前没有别的公司向你抛出橄榄枝。”

“听说违约金数额接近三个亿,这是不是真的?”

“你是打算退出娱乐圈吗?”

“……”

邵司微微侧过脸,将口罩戴上,又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墨镜,避而不答:“麻烦让一让。”

在一片咄咄逼人质问声中,突然钻出来一个细柔的声音:

“那个,邵先生你好,我……我没什么要问的。”

胸前佩戴着‘博闻社’记者证的女孩子看着瘦弱,却是拼得很,她以一己之力挤到最前面,然后跟座铜像似的,别人怎么挤都挤不掉,而且说出来的话也是十分另类:“不过如果你愿意说的话,你可以跟我说说。”

“又是她?”周围同行都在发笑,“这个连最基本的采访能力都没有的人。”

她身边的一个年轻男人推了推她,埋怨道:“小妹妹,你搞什么,毕业了没有啊?”

女孩子在周遭的嘲弄声里涨红了脸,但眼睛还是坚定又澄澈地盯着邵司看。

邵司半摘下墨镜,瞥了一眼她的胸牌,博闻社,李缘。

“那我就跟你说说。”出乎所有人意料,他对那女孩的另类采访做出了回应。

邵司彻底将墨镜摘下来,捏在手里:“简单来说就一句话,我只是想守住我的底线。”

这句话,整懵了一片人,大家面面相觑。

然而再往下,邵司却是不肯再多说了。

[为什么不说啊?你不是就想借这个事,引到齐夏阳身上去吗。]

[先吊着他们,造会儿势。]邵司坐上车,为了避免被狗仔跟踪,他踩油门提速,随便乱开,绕了好几个弯,确定后头的车辆都已经被他甩开,[料不能一次给太多,不然热度来得快去得也快。]

信息时代,再轰烈的新闻,它的时效也短得可怜。

人们每天要接受太多消息——被太多真假难辨、噱头十足的速食产物喂得太饱,永远不缺乏新鲜事物。舆论被营销号大肆主导,“娱乐至死”。

邵司跟媒体打了那么多年交道,在媒体每天抓着他不放的时候,同样的,他也对他们了如指掌。

身为艺人,对于‘舆论’和‘热度’这两个词,太熟了。

邵司摇下车窗,风钻进来的同时,他从后视镜里看到刚刚被他甩开的那辆黑色面包车又悄无声息地跟在了后边。

他现在还不能公开自己为支付解约金卖房子的事情,尽量再过两天。因为‘一个赔钱解约赔到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的大明星’这个案情,更让人好奇。

邵司还是把车开进了原先居住的别墅区。

小区治安很好,保安握着警棍走出来,弯腰敲敲狗仔的车窗:“你们找谁?不找人就别停在这里。”

狗仔连连道歉,只好把车开走。

邵司定好了宾馆,不过为保险起见,怕狗仔一直在门口对面的街道里守着,他决定还是晚些再开车出去。

他只能百无聊赖地坐在附近花园长凳上打发时间。

想半躺着睡会儿,发现长凳还是不够长,睡着难受。

顾延舟赶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面:邵司两条腿都曲着,缩在一起,脚踩在长凳边沿,双手环着膝盖,在寒风瑟瑟中——拿着手机打游戏。

喜欢一觉醒来听说我结婚了请大家收藏:(www.zizaixs.com)一觉醒来听说我结婚了自在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一觉醒来听说我结婚了最新章节 - 一觉醒来听说我结婚了全文阅读 - 一觉醒来听说我结婚了txt下载 - 木瓜黄的全部小说 - 一觉醒来听说我结婚了 自在小说

猜你喜欢: 霍少,你老婆又逃了山河表里渣男洗白手册[快穿]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娇妻太撩人:霍爷,宠太狠!亚博体育足球官网学霸:玄学大师在校园这样恋着多喜欢亚博体育足球官网之下一战影后自带锦鲤穿六零亿万宠溺:腹黑老公小萌妻亚博体育足球官网八零之军妻撩人快穿:我只想种田总裁爹地超给力总裁逼婚:爱妻束手就擒人不可貌相假戏真婚:首席男神领回家亚博体育足球官网五零巧媳妇穿书后我有了四个爸爸错上黑老大战少,一宠到底!情到水穷处豪门小老婆亚博体育足球官网家中宝宠妻入骨:神秘老公有点坏大叔,轻轻吻总裁只欢不爱
完本推荐: 棺爷全文阅读机甲契约全文阅读女教师升迁笔记全文阅读吞天记全文阅读亚博体育足球官网之神级败家子全文阅读渣男洗白手册[快穿]全文阅读六零小军嫂全文阅读快穿虐渣宝典全文阅读太古龙帝诀全文阅读穿越全能系统全文阅读药神毒妃,邪王乖乖缠全文阅读秀满盈门全文阅读仙路春秋全文阅读先婚厚爱全文阅读诱妻入怀:前夫,请温柔全文阅读开局富可敌国全文阅读神级英雄全文阅读总裁逼婚:爱妻束手就擒全文阅读婚久必痒全文阅读邪帝狂后:废材九小姐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没有谁,我惹不起诸天最强大佬仙草供应商亚博体育足球官网影后:墨少,晚上好神医弃女亚博体育足球官网嫡女有空间至尊特工摘仙令妖龙古帝极品透视保镖万古神帝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他身上有条龙我不当鬼帝这个海军不正经娇宠名后:皇上,您要点脸!快穿:鬼畜男神,宠上天!暗黑破坏神之毁灭寒天帝亚博体育足球官网之修罗归来吞天龙王科技时代:最强学习系统绣华网游之锦衣卫墨唐神游诸天虚海宠妻入骨:神秘老公有点坏最佳赘婿快穿直播:炮灰逆袭攻略

一觉醒来听说我结婚了最新章节手机版 - 一觉醒来听说我结婚了全文阅读手机版 - 一觉醒来听说我结婚了txt下载手机版 - 木瓜黄的全部小说 - 一觉醒来听说我结婚了 自在小说移动版 - 自在小说手机站